srchttp   cdn.easyaq.com @ 20180801 1533105193744056344.jpgreferhttp   cdn.easyaq
从Telegram到加密钱包,盘点2020年美国监管机构涉足的7大加密案件

随着数字资产在2020年大步迈向主流地位,现有金融体系的守护者们一直在努力将其整合带来的破坏最小化。整个2020年,美国的监管和执法干预导致一些项目陷入困境,让传统投资者能够进一步了解加密货币,并向全球加密货币服务提供商传递了一些明确的信息。自然,加密领域的稳步合法化和扩张促使监管机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地对其进行干预。以下是美国监管机构和执法机构涉足加密领域的7大案件,这些案件可以说对2020年加密行业和国家权力之间的关系产生了最重要的影响。

SEC vs Telegram

虽然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在2019年10月首次就Telegram的代币出售问题与Telegram展开对峙,但直到2020年夏季,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才得到解决。Telegram Open Network最初的目的是将Telegram Messenger的数亿名用户吸引到一个基于区块链的全球金融生态系统中。

2018年,TON通过向合格投资者出售与其原生代币Gram相关的合约,募集了约17亿美元。考虑到与SEC的潜在冲突,Telegram遵循了一个名为“未来代币简单协议”(SAFT)的框架。该资金募集过程的第一阶段包括,出售在TON上线时购买代币的合约权。尽管这些合法权利被作为证券出售,在这种情况下,代币是根据豁免注册D条例而发行的,但理论上并不是。

SEC不同意Telegram的做法,并且在联邦法院上对Telegram和Telegram Open Network采取了紧急行动。SEC认为,分两个阶段的代币分配计划仍然属于销售未注册证券,法院最终支持了这一立场。联邦法院最终判决对Telegram罚款1850万美元,并且Telegram应向投资者返还超过12亿美元资金。TON最终没能上线,但它与SEC之间的对峙已经成为历史,可能是ICO时代的最后一幕。

OCC授权加密货币托管服务

美国货币监理署(OCC)是美国财政部的一个独立机构。OCC的职责是特许和监督国家银行和储蓄协会。美国金融机构若想在全国范围内运营,必须经过OCC的全面审查。

2020年7月22日,OCC发布了一封解释信,授权联邦特许银行提供加密货币托管服务。对于在其职权范围内的机构,OCC从未禁止它们代表其客户持有数字资产,但完全缺乏指导和法律透明度阻碍了许多信贷机构的服务扩展到数字资产领域。如果有客户对提供托管服务的银行感兴趣,这些银行可能会对他们说,“现在的风险太大了”。

这封解释信称,加密密钥托管服务等同于对资产进行物理安全保管。

OCC对数字货币的这一前瞻性做法可能与以下事实有关:OCC署长Brian P. Brooks在任命OCC署长一职之前曾在Coinbase担任两年的首席法律官。

美国司法部没收十亿美元比特币

在2020年秋季,美国司法部(DoJ)根据司法部长办公室发布的一套新指导方针,花了大量时间来加强对加密货币相关投资者的执法行动。这一过程最终以司法部在11月初没收价值10亿美元的比特币而告终。据信,这些资金属于一名未透露姓名的黑客,他之前从“丝绸之路”暗网盗取了这些资金,该暗网市场现在已不复存在。在追踪这批价值破纪录的数字资产时,区块链分析公司Chainalysis给予了美国政府调查人员很大协助。

随着比特币的价格正在飙升,2021年,美国执法部门可能会投入更多的精力和资源,来追查此前备受瞩目的盗窃案中被盗的加密货币。各大区块链情报公司肯定会提供帮助。

DoJ 和 CFTC vs BitMEX

加密货币衍生品平台BitMEX的遭遇表明,那些让美国监管机构失去耐心的公司可能会有同样的境遇。BitMEX成立于塞舌尔,长期以来一直被怀疑为美国客户提供服务,因此该交易所受到美国反洗钱和衍生品交易法规的限制。

2020年10月份早些时候,美国司法部对BitMEX的创始人发起了刑事指控,称他们“故意不制定、实施和维持适当的反洗钱(AML)计划”,同时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对该公司提起了民事诉讼,指控该公司助长美国居民进行未注册证券的交易,BitMEX可谓是遭遇了双管齐下的打击。BitMEX被迫对其最高管理层进行了紧急调整,并聘请了一位首席合规官。

或许,SEC专员Hester Pierce恰当地阐述了这一事件的要点,她称BitMEX案件是向全球加密行业发出的一个明确信息。她说:“当一种产品或服务拥有美国用户时,就会遭到美国执法部门的干预。”

FinCEN vs 自托管钱包

圣诞节前一周,美国财政部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发布了一项提议,FinCEN提议制定具有长期威慑力的法规,旨在提高数字基金从中心化交易所转移到私人钱包过程中的交易透明度。如果不做任何修改,这一规定将要求交易所从发送者那里收集钱包所有者的个人信息,前提是一天内的转账金额超过1万美元,或者单笔交易超过3000美元。

除了给加密货币交易所增加了大量额外工作外,拟议的规则还可能对私人、点对点加密货币交易的概念造成又一次抨击。然而,一些观察人士认为,对于那些希望回到匿名交易领域的人来说,只需要将其持有的资产从FinCEN记录在案的钱包转移到一个新的钱包就足够了。

SEC vs XRP

与本可以上线却被SEC否决的Telegram Open Network不同,Ripple的XRP代币已经上市交易了近7年,在受到SEC指控的当天,XRP的市值在所有加密货币中排名第三。

尽管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市值一直排在第一和第二,但SEC代表的声明一直在否认这些资产的去中心化性质,并且关于XRP是货币还是证券的问题一直存在一些悬念。相当一部分XRP供应是由一家名为Ripple Labs的公司统一管理的。

2020年12月下旬,SEC对Ripple提起诉讼,称XRP是一种证券并且该代币的分配相当于在提供投资合同。这一消息导致XRP的价格暴跌,并导致多家主要交易所纷纷下架XRP。虽然该案的审理还需要几个月时间,但很明显,SEC此举将深刻改变加密领域的权力平衡。

美国财政部 vs BitGo

在2020年的最后几天,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提醒与美国有联系的加密货币企业,另一个监管审查来源是遵守各项制裁计划。2015年至2019年期间,关于加密货币托管机构BitGo明显违反美国财政部制裁的183起行为,美国财政部最终与该机构达成了9.8万美元的和解。该公司的违规行为包括,未能阻止居住在克里米亚、古巴、伊朗、苏丹和叙利亚等受制裁地区的用户使用BitGo在线钱包。

Cointelegraph中文作为区块链新闻资讯平台,所提供的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Cointelegraph中文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如需转载请联系Cointelegraph中文相关工作人员。

cryptos chart 16x9
观察 | SEC 重拳出击,Brad Garlinghouse能否成为拯救Ripple的关键先生?

各位看官还记得 2020 年末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腰斩价格的 Ripple 吗?

2020 年 12 月 23 日,SEC 发推表示,已以“进行了 13 亿美元的未经注册的证券出售”罪名起诉加密公司 Ripple 及其两名高管

但是你以为这件事就以 2020 年的结束画了句号吗?不,虽然 2 月 22 日才开庭,但 Ripple 并没有躺平任 SEC 打压,公司各个层面都积极发文表明 Ripple 的“无罪”。

1 月 8日,Ripple CEO 发推表示,已试图与 SEC 和解,将在几周内作出初步答复。其总法律顾问则在 1 月 9 日表示,从 SEC 对 Ripple 的诉讼中可以发现,SEC 认可 XRP 作为跨境支付的推动力。此外,他还强调,Ripple 将在几周内对 SEC 未得到证实的指控提出初步回应。与此同时,Ripple 也不断强调其能为各国发行稳定币提供的强力支撑,由此加强向众人输出“Ripple 无罪,是法律缺乏透明度”的观点。

看起来 Ripple 一直在试图改变被起诉后的局面和甚至大家都“认定”的最后结果,但是为何 Ripple 会引来如此罪名呢?

烤仔先为大家简要介绍一下 Ripple 这个公司。

首先,XRP 不等于 Ripple,也不能完全代表 Ripple

Ripple 公司旗下主要有三款产品:xCurrent,xRapid 和 xVia,而 XRP 只是 xRapid 产品中的一小部分。虽然 Ripple 积极在和各大银行及金融机构进行跨境转账和支付方面的合作,但绝大多数都使用的是 Ripple Labs 的其它技术,真正用到 XRP 的情形极少,所以 Ripple 在实际中的应用并不明显。这也便是此次 SEC 起诉他的主要原因之一。

另一方面,很多人都认为“XRP非常中心化,公司高度控盘”。这是因为 XRP 在上线之初,总量 1000 亿枚就已经全部释放,其中 20% 归创始人所有,80% 由公司运营出售。因此市场上的流通量,主要来源于创始人和公司的抛售,抛售 XRP 是公司获利的主要途径之一。

其首席执行官也曾在采访中承认,“不抛售 XRP 我们就无法维持盈利或正向的现金流”。

就在 SEC 宣布起诉 Ripple 的前一天,这位被起诉人之一的首席执行官 Brad Garlinghouse 就在推特上发文“预告”了此事。Brad Garlinghouse 推文表示,SEC 经投票决定将攻击加密货币。主席 Jay Clayton 将在卸任前试图将美国加密行业的创新限制在 BTC 和 ETH。

针对 SEC 对 Ripple 的起诉,这位首席执行官也作出了回应。他称 XRP 是一种货币,不需要注册为投资合同,并且表示“We are ready to fight and win”。

今天,烤仔就来为大家介绍下这位“事事有回应”的首席执行官。

2016 年,Ripple 迎来了现任首席运营官。

据烤仔了解,相较于“全面”,Brad Garlinghouse 一直对于 “精、专”十分偏爱。早在他还在雅虎的时候,他这份偏爱就已经显露出来了,维基百科也将其记录了下来——他通过“花生酱宣言”呼吁公司专注核心业务,而非像花生酱那样把自己摊得太薄。

加入 Ripple 后,他对于“深耕垂直领域,精准定位受众”的追求也并未减弱。去年参加《Fortune Magazine》的《Balancing The Ledger》系列采访时,他如是说道:“We’ve been very focused on a specific customer set, a specific problem aournd cross-border payments.”(我们聚焦于特定的用户群体和与跨境支付相关的特定问题。)

这位首席执行官所拥有的可不止对 “Specific” 的追求,Brad Garlinghouse 的行业领袖意识也非常强。

当面对 Coinbase 首席执行官 Brain Armstrong 宣布的不涉及社会和政治问题的政策,Brad Garlinghouse 则与之相反,他认为科技公司有义务致力于解决社会问题,使 Ripple 为员工提供带薪休假,让他们在选举中投票和参与志愿服务。

这次被 SEC 起诉一事也给了 Brad Garlinghouse 彰显自己这一意识的大好机会。

前文也说了,他在推特回应道,这一起诉将使美国加密行业的创新被限制在 BTC 与 ETH

当曾经因发布其对 XRP 不看好的言论而被 “XRP Army” 所骚扰的 Messari 创始人 Ryan Selkis 都对此事表示了对 Ripple 的支持后,Brad Garlinghouse 在推特上回复称,“SEC 正与美国所推崇的‘促进创新’背道而驰,他们攻击的并不仅仅是 XRP”。如果让烤仔为他补全他没说完的内容,那应该是“他们攻击的不仅仅是 XRP,而是整个加密行业。

当然,这么有大局意识的回应,大概率也是出自于他们对于“Ripple 无罪”或者说“XRP 并非证券”的坚持吧。

就像烤仔为他“补”上的后半句,被 SEC 起诉这件事在整个加密行业溅起了很大的水花。多家交易所主动下架 XRP,灰度也于 1 月 5 日宣布其已将 XRP 移出 DLC 基金投资组合,英投资公司 Tetragon 也起诉 Ripple 并要求其赎回股票。

对此,Brad Garlinghouse 转发了官方文章和 Ripple 总法律顾问 Stuart Alderoty 的推文作为回应,表示“在 Ripple 的 C 轮投资协议中有一项规定,如果 XRP 在未来被视为一种证券,则 Tetragon 可以选择让 Ripple 赎回其 Ripple 股权。由于没有这样的正式认定,因此该诉讼没有任何根据。Ripple 表示对 Tetragon 试图不公平地利用美国缺乏监管透明性的行为感到失望。Ripple 称,法院将提供这种透明性,并对自己的立场充满信心”。

或是深有感受,或是早已嗅到“被起诉”的信号,Brad Garlinghouse 在去年四月份接受采访时便表示,“在最近一轮融资中估值 100 亿美元的 Ripple 正考虑迁往海外,因为其围绕 XRP 的国内市场缺乏监管透明度”。被起诉后,Ripple 也在声明中解释道,“我们大部分客户并不在美国,整体 XRP 的交易量主要在美国以外。在英国、日本、瑞士和新加坡等地使用 XRP 的有明确的规则”。

写在最后

资深区块链及加密货币法律专家 Katherine Wu 分析称,此次起诉并不涉及任何刑事指控,因此被告可能不会去坐牢。但就像 Brad Garlinghouse 所说的,“他们攻击的并不仅仅是 XRP”。SEC 的捕食网已打开,下一个“幸运儿”将会是谁呢?

锁定烤仔观察系列文章,烤仔会持续关注此类事件,与大家分享最新进展。

 往期推荐 ·

烤仔观察 | 哈耶克最后的预言

烤仔观察 | FC(1):共识星河里最亮的星

烤仔观察 | wēi?wéi!wěi?wèi?

END

""